北伐战争时期的张发奎

《北伐》24:北伐战争时期的张发奎

北伐里头的张发奎,给人留下的是一个超人的左翼将领形象。北伐以内,他先后担任第4军第12师上将,第4军副上校、将官,兼第11军大校,第4方面军第1纵队将官,第4公司军第2方面军总指挥(辖第4军、第11军、暂编第20军)。

北伐里面的张发奎对共产党人大量进去她的军事似乎并不介意,随着张发奎所指挥的军旅的充实,共产党员在她的军队中是更为多,远远胜出了一个独立团的限制。

张发奎本人也是战斗英勇,冲锋陷阵;治军有方,注意做群众工作;关心部下疾苦,急官兵之所急;尊重在他军事工作的共产党人,重视政治工作等等。

据《都柏林(Berlin)民国日报》1926年十二月9日的连带报道,张发奎本人,也亲身插足做军事的政治工作。以汀泗桥、贺胜桥战役将来的俘虏工作为例:对富有俘虏,由政工人士加以“政治训话”后,即“听其人身自由”,不少俘获愿意随队而行,“该师对其对待,又一如自己兵夫,无稍歧视,”举办优待俘虏政策。

诸多吴佩孚部队的俘虏由此转投张发奎的北伐军。

北伐军

那么些俘虏编入张发奎部队后,张发奎即亲自对他们训话,“谕以军官之职责,与红军之质料”,并每日开展武装、政治磨炼各3个刻钟。

国共对张发奎也在多地点予以积极援助,尤其是在他军事工作的共产党员,无论是军事干部或者政工人士,工作都异常精粹,对这支队伍容貌的发展壮大、对张发奎能博取出色的军旅成就,都发表了极其重要的功力。

叶挺

左右在张发奎部队任职的大名鼎鼎共产党人,有廖乾吾、叶挺、曹渊、蒋先云、许继慎、周士第、郭沫若、恽代英、高语罕、张云逸、卢德铭以及贺龙、叶剑英等。

贺龙

如故在30多年后,当有U.S.A.哥伦比亚高校口述史学者问张发奎:“共产党人是否给了您多多援手?”

已和中共有过无数恩怨的张发奎的答问仍然是:

“没有问题,他们扶助了自己,因为她们办事得很勤快。共产党的政工人员极为认真而且可以。”

眼看在北伐战争中,张发奎与共产党人曾经有过密切的搭档。张发奎的军事是共产党员最集中的军旅。亚.伊.切列潘诺夫在《中国国民革命军的北伐》一书中予以证实:

mg游戏平台手机版,“3.20”事件后,
“军官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前的军阀,他们对共产党员抱有毫不掩饰的恐惧心情。比如,在第4军里共产党员只许编入第12师,在第12师中又只许编入”叶挺独立团。

叶挺独立团

到首次北伐的中期,张发奎任第2方面军总指挥后,

“据不很实际的材料精晓,在张发奎的军队中有2500至3000名共产党员。”

叶剑英

里面,叶挺第24师、贺龙第20 军是国共发动普罗维登斯起义的为主能力,卢德铭第2
方面军警卫团是共产党发动秋收起义的主力,叶剑英第2方面军指导团是鼓动马尼拉起义的主力。 

卢德铭

及时,李宗仁劝张发奎要谨防共产党,在《李宗仁记忆录》里是这样讲述的:

“我说你们第4军里,
共产党最多,你如对她们不加约束,未来军事会不听你指挥的。张说叶挺和她是陕西资水的小同乡,从小便在协同,可以说是如兄如弟,以她和叶的‘私人关系’,他以为叶挺绝不会和他骑虎难下的。我说:‘共产党还谈什么私人关系,他们只精通第三国际的通令,你别做梦了。’张说:‘不会的,绝不会的’”。没有理会李宗仁的挑唆。

国共关系破裂前后,中共与张发奎依旧有着良性的相互,而最后因1927年初的苏黎世起义,中共与张发奎的关联到底破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