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的残月

剧中人:

林岫,女主角,传染科医师;

左少安,男主角,外交官;

秦雅欣(左少安妻),电视台节目主持人;

房惟(男),职业不详;

女同事,医生;

男教授,高中政治老师;

菜贩小姨(龙套1);

修车匠王伯(龙套2);

林岫伯伯;

酒吧苏经理;

左父,外交官;

左母,名媛;

施红,东方卫视访谈节目主持人;

潘医务人员(精神病康复中央医务人员)。

配乐:杰奎琳(杰奎琳).杜普雷的大提琴曲《殇》

女主林岫形象:

林岫是一个名特优的半边天,却尚未理想女性一般的光芒与壮丽。一头柔顺的紫色长发,一双美则美矣,却过于无神的双眼,除了工作,任什么日期候都好似空白的从未有过焦距。

形象气质符合者:倪妮或汤唯

男主左少安形象:

巨大英俊,帅气稳重。

形象气质符合者:

故事概况:传染科医务卫生人员林岫,与外交官左少安是大学同学,尽管五个人家庭背景相差悬殊,但是左少安不顾家族反对,毅然与林岫结婚。后来,左少安出轨背叛了夫人,被林岫发现后六个人离婚。左少安娶了电视机台节目主持人秦雅欣……

字幕:2000年,夏天

1.香港市闵行区大旨医院(传染科医务卫生人员办公室)    日    阴    内

传染科医务人员办公室。早晨。

手机来电铃声响起,伴着激动。手机是金立,被打动得日益打圈。

穿着白大褂的林岫(xiu),站在灰白色钢板材质的更衣橱前,准备下班换服装,正解下白大褂最后一粒纽扣。听到对讲机铃声,林岫侧过脸,看一眼震动着的无绳电话机,木然回头,眼睛看着窗外,身体没有动。

共事(女)提示:“林医务卫生人员,你的电话。”

林岫依然没有动,等着电话铃声响完,恢复生机了宁静。

她脱下了白大褂。表露淡黄色丝绸裙。

共事表情复杂地看着他。

对讲机再度响起,这三遍响了三声后,林岫接起了电话,放在耳边。

电话机里有当家的粗重的喘息声,也有女生的呻吟,是多少人在做爱的声响。

林岫微微皱起了眉,听了少时,没出声,挂断。

同事问:“林医务人员,你怎么啦?是左少安打来的吗?大家一贯都眼馋你哟,有这样好的男人,怎么啦?目前吵架了?”

林岫撇嘴苦笑一下:“没什么。我走了。”

转身拿起了桌上的包,一个人真皮的肉色包,走出了办公室的门。

2.香港市闵行区主旨医院    日    阴    外

医院大门,天阴沉沉的。

林岫左手挎着包,右手握发轫机。

手机响起一声“嘀嘀”短信的声响。林岫没有犹豫,打开手机低头点开了查看键,看短信。

手机屏上显示一行字:华亭旅社807房。

字幕:1990年,秋天

妙龄林岫:另找一个十五六岁左右的艺人。

3.迪拜市七宝中学(高一.二班教室)    日(上午)    晴    内

任课中。教室内简洁清爽。

一男老师在讲政治课。男讲上校得像冯导。

林岫坐在第二排,脸上有疤痕,也有嗜睡,穿着校服,专心在听课,校服是蓝白相间的不严运动装。

男老师在教学:“……有些人说政治课乏味,这是先生讲得不佳,其实政治课是很有趣的,课本你能够看,也得以不看,不过毫无疑问要看我,不是本身长得雅观,重倘使因为,我的名字就叫丛政,跟前市委书记不过校友,我那校友,可是到巴黎城管理全中国去了,你说说看,不看本身看何人……”

全班四十两个穿校服的同班都心领神会地笑了,包括林岫。

男教师:“2019年伊始,政治课尤其关键,有可能首要过语数外…..你懂的。”

校友们又是一阵大笑。

男讲师:“三年后,你们高考,一般是考当年的大事,但是二〇一九年上半年时有暴发的几件盛事,有可能也会考。比如苏联共产党吐弃一党专政,这值得大家注意啊,同志们,可是还好,一个月后,戈尔巴乔夫当选为苏联先是任总理;南非黑人领袖曼德拉在被南非政党监禁27年后获释;3月4日,第七届全国人大第一次集会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岛特别行政区基本法》,好了,什么人能告诉我,香港将于何时回归?”

4.宫崎市闵行区黎安路旧小区    日(中午)    晴    外

林岫骑着一辆二手的26车子,放学回家,来到小区门口,没有爱抚。

小区门口有多少个摆地摊卖菜的小商贩,林岫推着自行车走到一个小贩面前,摊贩是一位中年妇女,林岫买了两根黄瓜,从兜里掏出叠得齐刷刷的约十张一元的票子,选出两张给摊贩:“三姑,能不再送我几根葱?”

小贩妇女从旁边拿出几根葱:“小林,前天又协调下厨啊?”

林岫微微点头:“嗯。”

林岫推着自行车离开后。

摊贩妇女对旁边的人说:“这小囡,怪可怜的,三姑跟人家跑了,一个酒鬼老爹,苦了她了。”

小区门口还有一个修车摊,摆放凌乱,一个老汉在修自行车。

林岫跟老年人有礼数地打了个招呼。

老汉叫林岫停下:“小林,伞修好了,给您爸拿回去。咦?脸怎么了?被你爸打的?”

林岫接过老人从背后拿出去的一把黄色雨伞,面色窘迫,声音却很中意:“谢谢王伯。”

林岫推着自行车来到自己家楼下。

林岫家住二楼,她停好车,看到本人空荡荡的阳台。

5.延冈市闵行区黎安路旧小区(二楼房间)    日(早晨)    晴    内

林岫一个人在房间内。她找出一瓶红花油,用棉签沾上几滴,像擦拭灵魂一样擦拭脸上的伤口。脱下校服后,流露洁白的单臂,手臂上有青淤,她持续用棉签涂擦伤口,脸上表情有淡淡的发愁。

林岫打开录音机,放进磁带,听越南语。

录音机里,有男声念单词的声响:“E-Q-U-I-P-M-E-N-T,equipment。……”林岫一边听一边到厨房做饭菜,做的菜是清炒黄瓜,在是不是要放生抽的时候,她犹豫了下依旧倒了一点点到锅里。

林岫坐在陈旧的木桌前吃饭,就一个人,一碟清炒黄瓜,一碗米饭。

林岫洗好碗,甩放手,去写作业,打开台灯,灯光映着她稚嫩青涩的脸,表情专注地做数学题。

6.新加坡市闵行区黎安路旧小区(二楼房间)    夜    内

夜已深。

有钥匙开门的声息,“嘭!”的一声,门被推向,林岫的阿爸回到了。

林林岫的三伯是一个发丝凌乱、有点络腮胡子、颓废的成年人。他将脏兮兮的皮鞋用脚踢掉,一臀部坐到木椅上,手中还握着一大瓶喝了大体上的洋酒。满嘴吐着酒气,神情恍惚。

林岫从友好房间出来:“爸,吃饭了没?”

林父:“吃……吃了,呃,还没吃……算了,不吃了。”

林岫:“爸,前几天来催款单了,昨日要交电费,末了一天了。”

林父:“知道了。”

林岫:“爸,高校秋游,要交一百元。”

林父放下酒瓶,翻翻荷包,只拿出三张十元,拍在桌子上:“唉,这年头,找份送货的做事都这么难。”

林岫战战兢兢地杵在林父面前,没有开腔,回到自己的屋子。

过了一阵子,林岫换上了一身白色棉布裙,走到门边:“爸,我出去一下。你想吃饭的话,锅里还有。”

待到林岫打开房门,要出门即将关门的时候。

林父叫住林岫:“岫儿。”

林岫回头。

林父有点醉意:“爸不该打你。”

林岫苦笑一下,关上了房门。

7.“苏克酒吧”    夜    外

林岫下了车子,站在酒吧门口。

宾馆是清吧的感觉到,外面不是专程的隆重,隔壁有餐馆和夜市。

他在门口徘徊了一阵子,走了进来。

8.“苏克酒吧”    夜    内

酒吧里有蓝调的音乐。三三两两有人在喝酒闲聊。

旅馆有一个小舞台,有乐队的乐器:鼓、键盘合成器、竖式麦克(麦克(Mike)),没有人在上演。

林岫走到吧台。酒吧老总,一个光头中年人,放下正在调干红的酒杯。

林岫看着林主任,羞涩地:“苏首席营业官,前些天还索要歌手呢?”

苏总经理看了林岫一会儿,发现了她脸上的伤:“林岫……明天不是happy
hour,过几天再来吧。”

林岫的手不自觉地拢了弹指间毛发,掩饰了刹那间脸孔的伤。她的嘴皮子抿了一下,轻鞠了一躬,转身往外走。走了几步,又回过身,果断地跟潘主管说:“苏经理,您能无法,借自己一百块?”

字幕:2000年,夏天

9.新加坡市华亭酒店门口    日    阴    外

酒馆门口。

林岫仰望着酒馆深粉色外墙的高楼,没有进去,站在公寓门口发呆。

旁边花坛里有一只猫,叫了一声。

林岫看到了猫,走过去,猫没有动,趴在哪,呜咽着。

一只青色的小猫,腿上汨汨点点有鲜血。猫受了伤。

小猫的绿眸死死地跟踪他,肢体向后缩,害怕。

林岫显露笑脸,善意地看着小猫。

小猫逐渐地,缓缓地,轻轻地向她移动,贴近了他的脚踝。

林岫从包里拿出一截纱布,细致地替小猫擦拭伤口,谙习地替小猫包扎好伤口。待做完这么些,她嘘了一口气,爱怜地爱戴着小猫的头。

此刻,左少安挎着一个农妇(秦雅欣)从旅舍出来,看见了林岫,他们走了过来,站在她的前边。

林岫站起身来,又以后退了一步。

秦雅欣穿着宝藏蓝色的抹胸无腰裙,表露一双雪白的美腿,散发着诱人犯罪的鲜艳风情。

秦雅欣轻蔑地看着林岫:“少安,原来你欢喜这一款啊,还真是节俭得足以。”

左少安将环绕在秦雅欣腰间的大手大脚开,对着林岫:“本来一向想找时机和你谈谈,这一次既然被您撞到了,这自己也没怎么好隐瞒的。岫岫,我早就不爱您了,我们离婚吗。”

林岫怔怔地看着五个人几分钟,没有开腔,随即弯下腰,捡起了这只受伤的小猫,抱在怀里,站出发,淡淡地回答:“好。”

字幕:1994年,夏天

10.交大高校校园(球馆)    日    晴    外

高校内训练场。五个大学的篮球队正在进展比赛,热火朝天,篮球场周围有成百上千啦啦队员,女孩子也特别多,其中就有林岫,穿着白色天鹅绒裙,淡如清水。

训练场上左少安穿着23号紫色球衣,跑动如一团烈火,一个优秀的三分,球进了,全场欢呼,林岫也欢喜得拍开首掌。

11.南开高校高校(学校的冰室)    日    晴    外

学校内的冰室,也卖蛋糕和面包。空调开着。

一张木白色的人造板餐桌,左少安坐在那,他的额上和脸上还有汗,球衣贴在身上。

林岫从销售柜台走过来,递给左少安一杯瓶装可乐和一支冰激凌,将钱包还给左少安。

左少安都接过:“你不喝点?给协调买支棒冰吧。”

林岫拉开椅子,在左少安对面坐下:“我不想吃,我看着您吃。”一脸幸福。

一旁几桌还有同学,时不时用羡慕的见识看着这对神灵眷侣。

12.(复旦高校附近)公寓    夜    内

出租屋公寓。

卧室,亮着灯。

左少安和林岫准备做爱。

当左少安趴在林岫身上,腰向前一挺,林岫痛苦地叫了一声,双手紧紧地掀起了左少安的背部,几乎抓出了指甲痕。

完事后。

林岫眼角有泪水。

林岫头枕左少安裸露的胸,用手抚摸着他的肚和腹。

林岫:“少安,我可都给你了,你会平生一世爱我吗?”

左少安:“会,我会爱您一生一世。”

字幕:1997年,秋天

13.徐汇区左家别墅    日    晴    内

星期天。早晨。

别墅客厅装修豪华,客厅内水晶吊灯。阳光从窗子洒落进来。

大厅里的58寸的背投电视机里,有早间音讯:“江总书记截至对United States拓展的为期10天的国事访问,这是华夏国家元首12年来对美利坚同盟国开展的第一次国事访问……刚果河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成功促成大江截流……”

左父是一个外交官,穿着西装坐在沙发上,旁边坐着左母。左少安站在大人面前。

左母:“少安,你要跟那多少个女孩子结婚?你昏头啦?以大家家今日的身份和名声,哪个家世显赫的姑娘找不到啊?”

左父:“外孙子,平常您干什么自己都不管你。这件事您不可以做主,你刚高校毕业还没两年,结什么婚啊,再等等吧。有机会,我送你去United Kingdom自学,花旗国也足以。”

左少安:“爸,妈,我爱她,我要给她一个家。”

左母:“少安!爸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爱情是光明的,然而结合不是几人的事,是多少个家门的结缘,你爸刚陪总书记从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再次来到,娶一个如此的儿媳妇,几人要看她的耻笑哪?那多少个怎么岫,呆头呆脑,姨妈没有背景不明,小叔住在精神病医院,穷困潦倒,会拖累你百年的,外儿子!!”

左母继续:“你真要结婚,妈方今见了你秦姑丈的幼女,这孙女刚从米利坚再次来到,长得可好了,家里人又有修养……”

14.徐汇区一套公寓    夜    外

卧室。

墙上有大大的“囍”字。

床上。左少安和林岫疯狂地做爱。

汗涔涔地终结。

左少安斜躺在床头靠背,林岫如故头枕在左少安的胸腔上。

林岫:“少安,我们安家了,真的结婚了。”

左少安:“傻丫头,还以为是空想吧?”

林岫困惑地抬最先,看着左少安:“我如此不堪,而你为自己却愿意丢弃那么多,父母都不理了,我心头过意不去。少安,到底是为什么?”

左少安用手揉了揉林岫的黑发:“傻丫头,当然是因为自己爱你哟。”

林岫:“你爱自己何以啊?”

左少安:“爱您淡如清水的气质,迷死我了。”

林岫:“有多爱啊?”

左少安:“爱到可以放任所有世界。”

林岫:“假设有一天,你不爱自我了,该肿么办?”

左少安心痛地拥她入怀:“不会的,不会有那一天的。”


字幕:2000年,夏天

15.徐汇区莱诗邸小区    日    晴    外

左少安开着一辆银色的蒙迪欧,小区绿化很好,好几栋高层。

左少安将车停到7号楼门前,熄火下车。上楼。

16.徐汇区莱诗邸小区(22楼的2202室)    日    晴    内

到来2202室,左少安用钥匙打开房门。

映入她眼皮的是眼睛一亮的林岫。林岫正在房间内走动,听到门响站直了看着左少安。

林岫身穿粉红真丝连衣裙,第一次穿上了高跟鞋。银白色的鞋子精巧细致,细细的带子环环缠绕,衬得脚踝白晳秀美,柔若无骨,就像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口,将左少安看呆了。

林岫不再看他,起先拿起手上的服饰折叠起来。

左少安走上前。

左少安:“岫岫,房子归你,我明天陪你去办过户。”

林岫:“不用了,我东西已经快处置好了。这就走。”

林岫低着头,静静地惩治着东西。

左少安提升了音响:“你不问问自己何以出轨,为啥离开你?”

林岫表情冷漠:“没有必要了。”她合上行李箱的拉链,抬头对着左少安,冷冷地说:“没有这些必要了,因为自己已经不爱你了。”

左少安怔住,眼睁睁地看着他出发,拖着沉甸甸的行李箱朝门外走去。

林岫走到门口时,她底角的鞋跟突然一扭,整个身子失去平衡,朝门边栽去。

左少安反应极快,三步跨到她身旁,抱住了他失重的肌体,接着三个人居多摔在了地上。地上有一个衰落在地钉子,刮伤了左少安的上肢,鲜血淋漓。

左少安不顾受伤的膀子,继续圈住林岫:“林岫,你知不知道我……”

字幕:2000年,秋天

17.香港市闵行区莘东苑(出租屋)    日    雨    内

简陋的商旅,一室一厅。中午。

单身的林岫在闹钟声中起身,穿着睡衣,洗漱。

她从冰橱里拿出一盒速冻饺子,放到锅里煮熟,之后坐到餐桌前吃早餐。

做这一切的时候面无表情。

她打开电视,电视是早晨情报。

悠扬的女主播的鸣响:“九月15日至十月1日,第二十七届奥运会在澳大拿骚华沙进行,中国体育代表团收获28枚金牌、16枚银牌和15枚铜牌,名列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三……加纳阿克拉远华特大走私案首批案件一审宣判,十几个人被判刑死刑……”

林岫吃好早餐饺子,打开衣柜,衣橱里有少数套白色丝绸裙,她拿过一套穿上,再穿上平底鞋,对着镜子化着淡妆。

18.迪拜市闵行区大旨医院(医务卫生人员办公室)    日    雨    内

传染科医务人员办公室。

林岫进了办公,从灰白色的更衣橱里拿出白大褂,缓缓穿上,将包放进柜子里。走到温馨的书桌前,打开总计机。

总计机旁边有一张“音讯晨报”,头版信息标题:

天造地设的一对:帅气稳重的外交官与红颜主持人喜结连理

下边有大幅照片,五人穿着黑色礼服和反动婚纱,赫然就是左少安和秦雅欣,笑容甜美。

林岫合上报纸,放到旁边。

办公走廊外,偶尔有人走过。

穿白大褂的女同事走进办公室:“林医师,来啊,主管登时到,准备查房了。你了然吗?明天又确诊一个梅毒阳性。”

字幕:2002年,秋天

19.香港市闵行区莘东苑(出租屋)    夜    内

林岫一边吃着简单的晚餐一边在看东方电视的访谈节目。

电视节目中,是一档关于婚姻生活的主题座谈节目。

男嘉宾帅气,女嘉宾漂亮,左少安和秦雅欣的结合。

女嘉宾怀中还抱着一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一岁小女孩。

男女嘉宾在大谈婚姻的幸福,主持人擦科打诨。

剧目中的四人,幸福偎依,令众人羡慕。

电视机里:

秦雅欣:“自从嫁给她后,给自家最大的变动是学会了做饭,不管多晚睡,我都会在晚上六点起来,做西式早餐,已经养成了很好的习惯。”

召集人施红:“左镇长,你太太做的饭好吃吗?”

左少安笑着:“她的早饭还是可以,跟五星级旅馆几乎一致;不过晚餐就差点,跟米其林三星差不多。”

电视里的观众喷饭。

施红:“你真有意思。雅欣,他这么帅气,又是外交官,出去应酬你担不担心?”

秦雅欣:“我当然担心啦,所以才要锁住他的胃呀。可是小左还好啦,自从有了外孙女后,他出去干嘛去哪儿应酬都会打电话告知自己的。”

施红:“他很在乎你和姑娘,对吧。你们真是幸福甜蜜的一对。”

……

林岫饶有兴趣地看着电视,眼睛睁得大大的,像是看一玫钻石。

字幕:2010年,冬天

20.香港市闵行区主旨医院    日    雪(下午)    外

早晨。

医院大门外,天阴沉沉的。

林岫开着银粉色马6,将车停在停车场,熄火下车。

他穿着褐色的背心,头发向后盘起,叉了一根蝴蝶样的金钗。她拉开后座车门,将一件泥色的大衣拿出去披在身上,裹了裹,拿出褐色的CUCCI手袋,走进医院的住院楼。

在门口,遭逢有医院其他科的同事。

同事:“林主管,这么冷的天,这么早啊。”

林岫和蔼地跟同事点头问好。

21.香水之都市闵行区主题医院(老董办公室)    日    雪(下午)    内

传染科负责人办公室。

林岫有了一个独自的办公(她已升职为科室首席营业官)。

林岫用钥匙开门,进了友好的办公室。

一会儿,医院的工作人士送进来一张报纸。

林岫接过报纸,是“信息晨报”,头版有一个套黑换联的信息:

极端年轻的外交官,政界闪耀新星——左少安被诊断为艾滋病患儿,明早在恒山医院过去,享年35岁。

林岫怔怔地看着报纸,表情木然,旋即,她放下报纸,看向窗外,窗外起着风,飘着零落的雪花。

22.中梅苑(高层公寓房)    夜    内

林岫的家明确变大了,两室两厅。房间装修是简约的当代风格,墙是淡青色墙纸,家具是褐色和麻色为主,辅以黑白。木地板。

林岫如故单身。

他个子很好,穿着瑜珈服,有瑜珈垫在家里做瑜珈。这么些动作是,她右膝跪地,左腿向后伸起,头仰起,左手托住底角踝,右手向前像翅膀一样伸直。

电视里,仍然是一档仿谈节目。

秦雅欣在哭诉婚姻的晦气,因为,她也沾染了梅毒毒。

秦雅欣用几乎垮台的声响:“我不晓得,他啥时候会染上这一个……”抽泣:“我真的不清楚,我到底是作了怎么着孽,要面对这样害怕的惩罚……医院告知我也感染了病毒后,我的头脑一片空白。这么些年,我是只有自己先生一个先生,一贯没有跟其他男人交往过……然而,万幸的是,大家的两个儿女,检测结果都是安全的……”

秦雅欣说到左少安时,有泪水淌开脸的上粉底,面目变得狰狞。

林岫做完了瑜珈,关掉了屋子装有的灯,唯有电视机屏幕上的蓝光一闪一闪。

室外有皎洁如水的月光映进房间。

他走到衣橱边,拉开衣柜门,从厚重的服饰下摸出一个藏棕色的盒子,踟蹰了刹那间,将其开拓。月光将房间照得和蔼可亲,盒子里,一枚染血的铁钉,静静地躺在这。

月光也映着林岫那不易发现的奸诈面容。

字幕:1990年,秋天

23.新加坡市闵行区黎安路小区(二楼房间)    夜    内

少女林岫。

林岫吃完饭,将盈余的一碟黄瓜端进厨房,走到自己住的屋子,找出一个黑色盒子,里面有一些粉末状,她倒出一些放在A4纸上,然后走到厨房,缓缓倒进菜里,再用筷子将粉末搅拌一下,将A4纸揉成团,扔进垃圾桶里,用水将筷子冲洗干净。

今后,她坐到椅子上,继续听俄语磁带,并且随着朗读:

“G-R-A-V-I-T-Y,gravity,…….”

字幕:1993年,秋天

24.香港市闵行区精神病康复中央    日    内

医院医务人员办公。

一个男医务人员坐在桌前:“林岫,听说您考上了哈工大大学管历史大学,不错啊。”

林岫穿着全棉的紧身裙和平底板鞋。垂手而立。

林岫:“是的,运气好。潘医务人员,这自己手续办完了,我五叔就付出你们了。”

潘医务卫生人员:“放心呢,林岫,你四叔在此地会得到很好的照应的。对了,按您的情状,可以报名政党扶助的。”

字幕:2011年,夏天

25.“夜魅酒吧”    夜    内

酒吧内迪士高音乐很响,喧嚣。镭射大灯筒打着多彩灯光,闪烁不止。

广大人在舞池跳舞,摇头晃脑,到处乱抖。

房惟(男)在舞池中跳完舞,从人群中走出去,走到吧台,叫了一杯白兰地(BRANDY),然后,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万事。

他看到一个女子,跟来酒吧的男男女女都不平等,像个少妇,却看上去够嫩,穿一件藏肉色的棉布裙,长长的秀发铺开下来,皮肤白如玉芝。这么些专门的身形引起了她的瞩目。

这么些女人是林岫。

房惟端着酒杯走到林身后:“嗨,可以认识一下啊?”

林岫回过头,看到一个样貌英俊的男儿,有可爱的笑颜。

26.中梅苑(高层公寓房)    夜    内

林岫的家。

卧室。

洁白的床单上,滚动着六个如饥似渴的光身子,林岫和房惟激情地做爱。

林岫坐在房惟的胯上,房惟仰躺在这沉醉着。

林岫的腰不停地上下震动:“你爱我吗?”

房惟:“爱。”

林岫:“有多爱吗?”

房惟:“爱到能够丢弃任何社会风气。”

林岫:“如果有一天,你不爱自己了,该如何做?”

房惟脸色绯红,享受状:“不会的,不会有那一天的。”

(黑幕,星光,幽远)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