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其自然

民国时期,熊十力出席解放军,不过军中腐败、士兵堕落至无可救药,于是熊十力愤然退出,专心商量教育学,希望以此改造百姓。同样,鲁迅弃医从文,也是希望改变人心。如此看来,民国时期人们的道德并不怎么着,不过现在众三个人如同觉得民国就是西方,什么都是好的,连有些民国课本也成了追捧的对象。

如此看待民国虽然有些理想化,但民国的学问真正要自然一些,没有稍微意识形态的味道。如果让熊十力来相比解放前与解放后的中国知识,他必然相比认同解放前的知识,解放后他虽说得到领导人的极力照顾,但社会大风气已经完全变了,特别是文革后,文化中本来的事物似乎都是反革命的,据说当时熊十力似乎不怎么疯狂了,平时喃喃自语:“中国文化亡了!”所以,尽管熊十力认为民国时期民众的德行有问题,至少文化还在,而文革后,连文化都没了,道德就更不用谈了。

实际上,文革也是改建百姓,只可是不是熊十力、鲁迅心目中的“改造百姓”罢了。

熊十力这个先生与当下的政治家的视角不均等,文人认为,假使人心太坏,即便革命胜利了,革命军的头目会成为此外一个专制者,与变革前并不曾分别,所以这样的革命没有意思。不过孙长春、毛泽东等战略家则认为,改造人心是个漫长的过程,如若等民意改造成功再革命,中国也许已经亡了,虽然中国不亡,民众也会陷于水深火热之中,革命,就是救民救国。革命阵容中的同志可能道德上有瑕疵,但这不是大题目,只要讲纪律,我们都会不复存在一点,遵从首席执行官的一声令下。关键不在于兵是不是崇高,而介于官员是不是擅长当官员,有些兵通常生事,有些兵不动群众一针一线,其实兵的素质都差不多。

不动群众一针一线的兵是很少的,唯有解放前共产党军队接近这几个程度,国民党军队的纪律要差一些。因为军队征战很辛劳,常人该享受的东西,他们都享受不到,一旦他们有机会享受,会痛快分享,抢夺老百姓有所的不少好东西,只要她们的领导人士不追究,他们何人都虽然。所以,当年曾国藩的湘军,不精通伤害了有些老百姓,虽然曾国藩是儒家的忠于职守信徒,却从未书生意气地取缔湘军扰民,因为只要管得太严,士兵捞不到好处,就不用心打仗了。蒋介石也是儒家的忠实信徒,他的兵员扰民,他也没辙。

从那点看,曾国藩、蒋介石远远不如毛泽东。毛泽东在队伍容貌中布置一个政委,专门负责思考政治工作,时不时搞整风,士兵有其余不良行为,都可能遭到旁人的检举,每个人都成了耳目,所以每个人都低调做人,小心谨慎行事,担心被人掀起把柄。国民党如果搞整风活动就很难成功,因为兵员做了坏事,没人举报,我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长官也没办法,就像现在的新风一样。然则共产党整风时,别人做了坏事,你不报案,你就可能被此外的人举报,这是包庇罪,同样得严惩,所以不打小报告的人也从没好果子吃,政委逼着咱们不敢包庇旁人任何的小错误。做如此政委,心一定要狠得下来,因为整风得罪人,冤枉不少好人。国民党的管理者绝对来说都是礼仪之邦的观念官员,不乐意得罪人,喜欢做老好人,整风这种工作他们做不来,后来她们到江苏搞土地改正,也不像陆地这样轰轰烈烈斗地主,而是拔取地主愿意承受的艺术分土地。

mg4355线路检测手机,理所当然,整风活动也不是漏洞百出,在危险的变革时代,整风扩充了军旅的凝聚力与战斗力,即使造成许多错案。不过在和平年代,再整风就说不过去了,整风并无法真的改造百姓,它只是令人不敢做坏事,而不是令人乐意做好事,人心依然是那么坏,甚至变得更坏,因为黑白的本来区分已经消失了,凭良心做事反而可能被打成反革命。就这么,文革摧毁了炎黄本来的古老文化,我们为人处世不再有坚实的文化底蕴,不再有自然的德行,心中只有一个“利”字,中国的儒学就是与“利”做勤奋奋斗,可是现在儒学基本被人忘怀了,“利”占了相对的上风。所以大家为了“利”可以尽可能。公司主管伤害员工合法利益的作业时有暴发,某些知识分子认为原因在于集团主管是资产阶级,资本家只会利令智昏地追赶利益,不管员工死活。

这个先生如熊十力一样,也冀望改造百姓,但是他俩不把希望寄托于公民个人,而是寄希望于制度的改观,似乎制度一变,消灭资产阶级,我们都道德高尚了。可是历史已经注脚,这样的想法是何等吓人。

制度是外在的,道德是内在的,两者没有必然的维系,即使某些民主社会中,民众的素质要高一些,只是表明他俩的知识能激发他们发觉心中的善,而我辈的学问已经不可能激励我们积极意识自然的菩萨心肠之心。熊十力所谓改造百姓就是希望能够透过他的稿子激发大家去寻求善,寻求善纯粹是个体的当然行为,整风、消灭资产阶级、建立民主制度等等都是公家的行事,它们无助于道德的周详。

这时传统文化还算完好的时候,熊十力就决心要改造百姓,在现在观念文化已经没落的时候,更亟待像熊十力这样的有识之士来改造百姓。

目前集体知识分子很多,但像熊十力这样的通晓人却很少,他们写作品不是期待我们变得更有道德,而是强调个性分明、观点独特,民众宁愿关注另类的婚外情故事,也不会在意某些人艰辛的道德修行。还有些公知,暗暗地为既得利益公司代言,或者只谈主义不谈问题,比如鼓吹唯有共产主义或民主自由才能救中国,对此只有无语了。

华夏的价值观文化已经破败了,现在公知们所做的,就是重建文化。可是,大部分公知没有起码的德性关怀,只是为表明而发挥,为流行而最新,如此建成的知识只是一个怪物,没有主见可以自豪地出示给世界看。

有人会说,自由民主应该成为此外国家的学识的呼声,不过在民主自由制度比较早熟的弥利坚,枪击案频发,玩物丧志的人太多,心境病态比比皆是,吃喝玩乐疯狂消费成了主流,这个毫无是我们期望得到的。

俺们希望公知们都怀有深刻的德行关怀,不说教,只是透过自己的漂亮文字,润物细无声地耳提面命民众,让公众自发地搜寻心中的善。这多少个历程相比遥远,重建文化没有是毕其功于一役的。

先天的题目是,我们从小到大,听到的只是道义说教或者私欲至上的猖狂言辞,极少享受到润物细无声的教诲文字或讲话,如此,不出问题,才怪。

相关文章